<form id="jr9fr"><nobr id="jr9fr"><nobr id="jr9fr"></nobr></nobr></form>

              當前位置:首頁
              >>聚焦鎮海>>今日鎮海

              七十年披荊斬棘 經濟發展步履鏗鏘——鎮海工業的奮進足跡

              發布日期:2019-07-18信息來源:今日鎮海

              背景顏色:

              圖為百隆東方現代化生產車間。

              70年彈指一揮,鎮海工業的70年可謂“天翻地覆慨而慷”。新中國成立以來,依靠各種所有制經濟的共同參與、形成合力,鎮海經濟繁榮發展,新型工業化步履鏗鏘。

              而回溯這段篳路藍縷的征途,作答這份由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向充滿活力的市場經濟體制轉軌的時代答卷,幾多風雨幾多歡愁,一如歲月的風流跌宕。

              起步:從基礎薄弱到自給自足

              解放之初,制作鐵錨、鐵質小農具的543戶手工業作坊,是鎮海工業的全部家底。直至1951年,依托解放軍第二十二軍(解放鎮海的部隊)后勤部移交的糧食加工廠、供銷社興辦的棉花加工廠和副食品加工廠,鎮海有了自己的國營工業。

              1953年,鎮海組織成立莊市鐵業生產合作社——這是鎮海全縣第一個手工業合作社。翌年與城關大眾鐵工農具廠合并為城關鐵業生產合作社。1956年,駱駝區域率先開展手工業合作化試點,推廣后,全縣共組建85個手工業合作社。

              同時,鎮海縣委還對久豐紗廠、盛滋記酒廠等若干私營大廠進行公私合營試點,并推廣至糧食加工業、釀造業等所有行業。至1956年底,鎮海地方工業總產值2182萬元,食品、建材、印刷、紡織、服裝加工、農機具加工、農副產品加工等已基本滿足群眾生產生活所需。直至1970年,鎮海成立了鹽業公司、制藥廠、水利電力機械修造廠、化肥廠等“五小”企業——而這樣一個地方自給自足的小而全工業體系,為鎮海工業發展奠定了基礎。

              發展:“四大工程”催生巨變

              1973年,針對岸線開發滯后導致的港航運輸短板,國務院成立港口建設領導小組,粟裕任組長。同年7月,粟裕視察鎮海。10月,全國港口建設會議確定在鎮海港區建設14個萬噸級以上泊位。1976年6月,鎮海港區主體動工。目前已成為裝卸中轉煤炭、散雜貨、件雜貨、液體化工產品、國際集裝箱等多功能、綜合性港區,并應運而生了物流樞紐港。

              而從1975年5月23日打下第一根混凝土預樁開始,先后有來自全國的1萬多名建設者,在灣塘公社的一片灘涂上,參與浙江煉油廠建設大會戰。沒有現代化工具,只能手拉肩扛。1978年11月19日,煉油廠催化裂化和常減壓兩套裝置聯運出油一次成功。隨后的40年間,這個當初僅有250萬噸煉油能力的年輕煉油廠,成長為躋身世界級大煉廠行列的煉化企業。

              與鎮海工業化緊密相連的“四大工程”中,還有同為1976年動工建設的清水浦漁業基地和鎮海電廠。1978年12月,鎮海發電廠首期兩臺12.5萬千瓦燃油機組投產,此后又陸續投產6臺發電機組,總裝機容量達到105萬千瓦,是當時浙江最大的火力發電廠。目前,電廠已啟動搬遷進程,將搬遷至位于新泓口圍墾區的鎮海動力中心。

              在“四大工程”建設那個激情洋溢的年代里,鎮海原本以農業為主的產業結構發生巨變,許多省部屬企業作為“四大工程”的配套也遷到鎮海,迄今仍是鎮海經濟的一大塊版。此外,鎮海棉紡廠、鎮海絲織廠、鎮海水泥廠等國營企業也借機加快發展腳步。不過,1978年,全區生產總值僅為0.81億元,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295元,農民人均收入為196元。

              突破:民營經濟與政企分開

              1983年,在央視首屆春節聯歡晚會上,李谷一用當時被歸為“靡靡之音”的氣聲唱法,唱了一首《鄉戀》。從上世紀70年代末走紅、到一度被禁唱、再到解禁,對《鄉戀》的態度折射了改革開放初期國人的摸索和掙扎。

              《鄉戀》唱響之前,社會上絕對禁止個體、私營行當,一切按計劃生產、分配,任何允許進入交易的商品都是“國”字頭、“公”字頭。而伴隨《鄉戀》風靡,人們漸漸聽懂這歌聲里傳遞的改革信號。

              1983年10月,一位名叫王亞飛的經營者,頂住市場化變革和制度創新“姓資姓社”的爭議,注冊成立了我區第一家私營企業——莊市亞飛五金彈簧加工鋪。從那時起,民營經濟在千年古城“起碇”。當時的人們怎會想到,36年后的今天,鎮海登記在冊有19048家民營企業,占比全區企業總數95.6%。

              事實上,國有企業也開展了前所未有的變革。1981年開始,鎮海工業系統試行“收入包干、超收分成”的企業經濟責任制,企業可以留用自身利潤的60%,用于擴大生產以及產品改進。此前,企業利潤全部上交國家。而從1983年6月1日起,鎮海國有企業實施“利改稅”,即從原來的上繳利潤轉變為以所得稅形式上交國家。

              1985年1月起,鎮海按照國務院要求實行政企分開,區屬國有、大集體企業擁有產品銷售、產品定價、物資選購、資金使用、資產處置、機構設置、人事勞動管理、工資獎金分配等方面的自主權,并實行了廠長經理負責制。1990年底,更是實行“兩包一掛”(包上繳利稅、包資產增值,工資總額同經濟效益掛鉤),拉開了企業間的收益分配差距,打破了企業吃國家大鍋飯的局面。

              另外一方面,原本在鄉村阡陌里“野蠻生長”的手工合作社、“隊社企業”,從1984年5月開始全部改稱鄉鎮企業,全面推行“一包(承包經營責任制)五改(改廠長、經理任命制為選舉或聘任制;改固定工制為招考合同制;改固定工資制為浮動計件工資制;改封閉半封閉為開放經營型;改變相‘官辦’為真正民辦)”為內容的企業經營權制度改革。鄉鎮企業也進入了全面發展的高峰期。

              至1985年10月,鎮海撤縣建區后生產總值達2.5億元,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78元,農民人均純收入682元,均比1978年有了較大的提高。

              革新:產權改革換來姹紫嫣紅

              如果說上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初,我區推動的是經營權的改革,那么上世紀90年代就是全面推進產權制度改革、所有制改革。

              產權制度改革是國企引入承擔資產損失責任主體的最有效途徑。由于有人要對資產損失負責,所以企業在經營時不得不更加投入和審慎。從鎮海國企改革的實踐來看,改制后企業的經營狀況有不同程度改善,多元投資主體也提升了企業資本追逐利潤的動機和能力,并逐步形成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我約束、自我發展的經營機制。

              現為百隆東方管理層的董飛忠,他親見市場的威力,也經歷了隨產權改革而來的震蕩。董飛忠20多歲時供職鎮海棉紡織廠,該廠是當時鎮海最大的區屬國有企業。棉紡織廠1982年投產,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最鼎盛時生產規模達到3萬紗錠、700臺織布機、4500名員工。董飛忠如今回憶起來仍感慨:“那個時候非常有優越感,福利待遇也很好。”

              進入上世紀90年代,全國棉紡產業產能過剩,國家出臺政策“壓錠”。企業更是失去了計劃經濟時代的訂單分配,接不到業務效益滑坡,每個月員工工資都得向銀行借貸。當時,鎮海區屬國有、大集體企業著眼于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紛紛開始股份制、公司制改革。每況愈下的鎮海棉紡織廠成了待改制企業。

              當時,全區82家國有企業、408家集體企業接受改制,并大幅淘汰落后產能,裁撤國企冗員。1999年,鎮海棉紡廠經股份制改革并轉讓,成為省輕工廳紡織總公司(浙江中匯)的子公司,改名寧波中匯紡織有限公司。大部分員工被買斷工齡下崗了。

              當時,董飛忠等骨干留在了寧波中匯,他們奮力拼搶市場,甚至遠赴香港擺攤攬生意,企業經營有過短暫起色,但仍積重難返。2006年,百隆東方收購寧波中匯,從原紡胚紗和織布轉型主攻色紡紗,成為國內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2012年企業成功IPO,也是目前為止鎮海唯一在A股主板上市的企業。

              除了百隆東方,在產權制度改革中,中鑫毛紡、中意液壓、海達塑機等企業脫穎而出,也造就了今日鎮海各種所有制經濟的姹紫嫣紅。通過改革,最終使區屬國有工業企業,實現了投資主體多元化、經濟成份多樣化。忽如一夜春風來,鎮海真的變了樣。從當年的農業縣城,變成生機勃勃的現代化工業重鎮。

              繁榮:創新驅動成就“想象空間”

              進入新千年,鎮海工業充分發揮港口、區位、產業鏈等優勢,增量與提質并舉,目前已進入全省工業強縣綜合評價前15名。2018年,實現規上工業總產值2460億元,今年地區生產總值有望突破千億大關。

              圍繞“246”萬千億級產業集群建設,鎮海發力綠色石化產業、先進制造業、新材料產業和數字經濟,劍指世界級綠色石化產業基地,力爭實現鎮海制造“原材料—關鍵基礎件—成套裝備”完整產業鏈,在新材料領域爭創國內一流,并顯著提升數字產業規模和競爭力。

              不論是何種所有制經濟,鎮海工業受限要素制約,早已意識到必須構建以企業為主體的科技創新體系,實現從要素依賴向創新驅動的轉變。截至2018年,全區擁有129家高新技術企業,規上企業建立研發中心比例達43.3%,區屬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占區屬規上工業增加值比重超70%。

              不諱言的是,“鎮海制造”曾長期處在微笑曲線的底端,靠成本和規模優勢。如今,“鎮海制造”的突圍路徑就是要打破改革開放以來代工貼牌形成的微笑曲線,要形成自己的技術能力和設計能力,建立自己的品牌,重建消費者關系。

              隨著創新能力的不斷提升,鎮海工業朝著“品質+核心技術”的方向前進,這又是一曲氣勢恢宏的奮進之歌,其意義并不亞于過往70年間任何一次“開天辟地”和“壯士斷腕”,是一段坎坷曲折的行程,更是一場自強不息的拼搏。

              逝去的永不復返,世守恒而今倍還。過去70年的艱難躍升,是一份屬于所有鎮海人的集體榮譽,那么未來的歲月和征程呢?5G、中國制造2025、數字經濟、甬江科創大走廊、浙江自貿區……鎮海經濟有太多太多讓人聯想的空間和維度。

              承載著歷史的榮光,行進在新時代,肩負著未來的希望,鎮海人改天換地的豪情壯志不曾冷卻,也必將以不懈奮進贏獲璀璨前景。


              分享到:
              0
              凯发k娱乐